欢迎访问民科维基!注册一个账号,参与民科补完计划

若您想捐助我们可以点这里!欢迎所有对待建条目感兴趣的同学加入QQ群:699597090

特罗菲姆·李森科

来自民科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人物图片
李森科.jpg
人物信息
人物姓名 特罗菲姆·邓尼索维奇·李森科
网络ID
人物职业
生物学家
人物类别
不被承认 SS级民科
代表理论
获得性遗传

特罗菲姆·邓尼索维奇·李森科(Трофи́м Дени́сович Лысе́нко),生于1898年9月29日,逝世于1976年11月20日,苏联斯大林时期和赫鲁晓夫时期的首席科学家。 [1]

反对格雷戈尔·孟德尔的遗传学,支持获得性遗传,他的这些举措,被称作“李森科主义”。

李氏在斯大林的支持下,以政治手段打击他的反对者。赫鲁晓夫上台后,继续支持李森科的理论。李森科主义严重打击了苏联的生命科学研究,并将其影响扩散到了所有社会主义阵营国家。 [2]

人物经历

早年

李森科出生于波尔塔瓦省的卡尔利夫卡(现乌克兰波尔塔瓦州)的一个农民家庭。李森科13岁才上学,由于俄国革命的成功,他获得了几所农业学校的入学许可。

在基辅农学院(现乌克兰国立生命与环境科学大学),年轻的李森科研究如何将春小麦转化为冬小麦。李森科的研究最初得到了尼古拉·瓦维洛夫的支持,因为这是瓦氏成功完成的实验(瓦维洛夫在李森科掌权后,因反对李森科而被害)。然而,在李氏宣布成功后,苏联《真理报》将他的成果赞颂为发现了一种不使用化肥或矿物质对田地施肥的方法,豌豆的冬季作物可以在阿塞拜疆生长,“把冬季高加索贫瘠的田野染成绿色”。

李氏认为,物种的个体之间不仅存在竞争,还存在合作。而不同物种间也可能存在合作。李氏指出,有机体和供给有机体存活的环境是不可分割的统一,不同的生物体的发展需要不同的环境,故遗传是指生物体以一定的方式回应其生长过程中面对的不同的情况的一种特定功能。李森科认为环境本身塑造了植物和动物。他宣称,把它们放在适当的环境中,让它们暴露在恰当的刺激下,你就能够几乎无限度地改造它们。

[1] [3] [4]

李森科主义的应用

李森科强迫农民过于密集地种植农作物,因为按照李氏的理论,同种植物之间不存在竞争。而在现实的种植中,植物之间存在间距是一种常识。根据李森科的理论种植的植物,如小麦、黑麦、土豆、甜菜大面积死亡。《美国大西洋月刊》谴责李森科以此杀死了数百万(一说为700万)的苏联人,他需要为苏联发生的饥荒负责。即使一般认为饥荒主要是斯大林的政策引发的,李森科是进一步加剧了饥荒的情况,根据他的指导开垦的耕地增加了163倍后,亩产反而降低了。中国的大跃进运动也受到了李森科主义的影响,进而引发了著名的“三年困难时期”。 [5] [4]

一些外国科学家攻击李森科。英国的S.C. Harland称,李森科根本不懂遗传学和植物生理学。李氏不以为意,他认为这些资产阶级的科学家是帝国主义的走狗。李氏尤其厌恶美国使用果蝇进行众多遗传研究的行为,他讥讽这些遗传学家是“仇视人民的苍蝇爱好者”。

既然无法平息境外势力的中伤,李氏便试图在苏联内部抹杀所有争议。他令秘密警察前去逮捕不肯放弃正统遗传学的科学家。对这些反对者,较轻的惩罚是革职并剥夺财产;有数百至数千人则被投入监狱或精神病医院;更严重的则以叛国罪被判处死刑,抑或是适时地饿死在监狱中,例如尼古拉·瓦维洛夫。1930年以前,苏联的遗传学极其先进,但李森科从内部瓦解了它,让俄国生物学与农学倒退了半个世纪。

李森科和麦穗

[1] [3]

政治

李森科致力于小麦和豌豆等作物的产量和质量的提升。李森科更显著的成就是在行政层面成功地鼓励农民回归生产。

苏联的农业集体化极大地打击了农民对新政权的态度。让李森科一炮走红的是,他宣传激进但效果未被证实的农业方法,承诺给全年制的农业生产工作更多的机会,鼓励农民回到工作。李森科向苏联领导人证明了他的价值,苏联的革命实验因损害某些群体的危害被压制。

李森科的穷人背景,和他鼓励农民回归生产的手腕,得到了斯大林的青睐。1920年以后,苏联领导人们开始支持李森科,这也作为了苏联迅速将无产阶级成员广泛地安排进农业、科学和工业领域的标志。苏共也开始接纳像李森科这样有潜力的申请人:出身穷苦,没有经过学术训练或从属于学术社区。

李森科与斯大林的通力合作,让他的遗传思想主宰20世纪早期和中期的苏联。李森科最终成为苏联科学院遗传学研究所主任,这让他拥有了更强的对遗传学的解释权。随着斯大林和赫鲁晓夫的倒台,他才终被免职。

李森科主义一度成为苏联的某种指导思想,用来“创造新的苏联人”。这个逻辑是,如果人们能遗传获得性的性状,就能塑造更美好的社会。苏联的领导人希望能把农民改造为优秀的公民。但这绝非李森科的本意,他极力反对人类的基因工程与优生学。

[1]

后斯大林时期

1953年,斯大林死后,李森科继续得到新领导人赫鲁晓夫的支持。但主流科学家再次崛起,他们意识到新的苏联领导人能够容忍对李森科理论的批评,而这是1920年以来从未有过的机会。 雅可夫·泽尔多维奇、维塔利·金兹堡和彼奥特洛·卡皮查三位苏联著名科学家宣布李森科的理论是伪科学。科学家们抓住了苏联领导层发生剧变的时机:在斯大林时期,苏联的科学共同体一度受到严格的意识形态与政治阴谋的控制。 [6] [7] [8]

1964年,安德烈·萨哈罗夫在俄国科学院大会上攻击李森科:他是苏联在生物学和遗传学的可耻落后的原因,比如他的散布的那些伪科学观点、冒险主义、研究的退化,以及他主导的诽谤、解雇、逮捕乃至死亡,对许多真正的科学家的迫害。

反李森科的观点和恢复生物学和农学正常研究的呼声充斥苏联出版机关。李森科的苏联科学院遗传学研究所主任职务被解除,调职到莫斯科列宁山的一个实验农场(这个实验机构也被很快解散)。1964年,赫鲁晓夫被免职后,苏联科学院官方宣布剥夺李森科的批判豁免权。一个专家委员会去调查李森科的实验农场,揭露了他的造假手段。几个月后,一篇对李氏有毁灭性效果的评论文章被公开发表,李森科在苏联名声扫地。

[1]

遗产

李森科逝世于1976年。C.D. Darlington在NATURE的讣告中提问道:“李森科是骗子吗?”

李森科主义虽然被主流科学界否定,但是他的影响力还没有彻底结束。

俄国

俄罗斯科学院自然科学和技术史所圣彼得堡分所的埃·伊·科尔钦斯基指出,李森科的暴行最终教会了苏俄科学家们,保持消极态度也无法维持自己的研究工作,迫使他们团结起来反对李森科主义这样的伪科学以存续自己的正常研究。但“无产阶级生物学”的破产加剧了苏俄当局与学术机构的矛盾,苏俄官方不再维持过去的“党领导科学”的方针,而是严格控制科学研究的自由度及方向,引发了广泛的社会矛盾,这为苏联的解体埋下了伏笔。 [9]

美国作家山姆·基恩称,李森科主义在现今的俄国有抬头的趋势。由于基因的表达在不同环境下存在差异,称作“表观遗传学”的研究兴起,这让某些人认为李森科主义得到了证实,即使李森科主义与表观遗传学有很大分歧:李森科主义否认基因的存在;而表观遗传学以基因的存在为前提,认为某些基因的特定表达会因某种原因开启或关闭,并偶尔呈现在子代身上,但不会被永远继承下去。由于美国与俄国的外交矛盾,导致一些俄国人重新拾起了李森科的逻辑:反对美国,就要反对美国人支持的科学,进而发明自己的“科学”以抗争。《当代生物学》指,复兴的李森科主义者可能是俄罗斯右翼分子、斯大林主义者、一些合格的科学家,甚至东正教信徒。 [4]

中国

一些中国学者撰写了文献描述李森科主义,以试图阐述伪科学的危害性,以及中国是如何战胜李森科主义的。 [10] [11] [12]

中国媒体中充斥着李森科主义的批判。饶毅等人撰写通俗文章介绍及批判李森科主义。 [13] [14]

但是,观察者网有用户“早慢熊”撰写文章《对苏联“李森科事件”所谓“定论”的几个辨析》(曾用标题《也许我们了解的只是个假“李森科”》),呼吁对李森科翻案,得到该网一些网民的认同,他们中有人认为任何有点农业常识的都知道嫁接杂交和获得性遗传是存在的,以及对李森科的批判是对苏联别有用心的抹黑。 [15]

一些人编造了一则谣言,称李森科给斯大林建议,为中国人普及秋裤,让中国人“获得性”地不再耐寒,以此削弱中国人的体质。 [16]

美国

美国共和党的莎拉·佩林曾经和李森科一样讽刺遗传学使用果蝇进行研究。美国左派提出的“白板理论”被认为与李森科主义很相似。 [4]

代表理论

农学

热对植物生长的影响

李森科试图培育出能够在各种季节生长的小麦。他相信植物一生中需要的热量是一个定值。对此,他的实验通过观察植物的生长情况,以及当日的温度进行。他犯了一个小的统计推理错误。这在他的所有“发现”都有这样的趋势。

生物不需要数学

李森科宣称,生物学中没有留给数学的位置。

春化作用

李森科宣称他发现了通过处理小麦种子,让它们能够抵御春天的严寒的技术,将其称作“春化作用”。即使这项技术是19世纪的农民就已经掌握的。李宣称这种“春化”处理可以通过遗传继承给下一代,让子代的种子也能自发地抵御严寒。

Z.A.梅德维杰夫称,由于乌克兰在1927-1928年的大歉收,李氏的“春化作用”被视为了救命稻草。但实际上,被浸泡过的种子会由于过热而发芽造成损失。由于种子被浸泡后变大,播种的费用提高了一倍。晚夏如不发生千早, 春化会使产量降低。这种处理方式对一些品种的小麦是无效的。由于“春化作用”没有实际的成效,在二战结束前,这种活动就被中止了。 [17]

李森科的基因学说

李森科为了宣扬自己的学说而反对孟德尔的遗传学。他认为孟德尔的遗传学是反动且唯心的。李森科的思想主要来自他自己,而非继承自一些现成的理论:如孟德尔遗传学、拉马克学说或达尔文思想。他对遗传学的修饰是为了支持简单且实用的小麦增产手段。他的遗传学同样被用于攻击他的同行。他的思想和对遗传的定义被称作“李森科主义”。

与拉马克学说的关系

李森科宣称他的理论与拉马克无关,它们是单独的理论。但李森科的基因学说某些方面和拉马克学说很相似,如获得性遗传。

同种植物不存在竞争

李森科对植物的看法有活力论的特征。李森科宣称植物是有牺牲精神的。它们死亡的原因不是缺乏阳光和水分,而是为了保障同类的健康生活。死亡植物根部的沉积物会帮助其它同类生长。

性状分离不存在

李森科宣称杂交水稻的性状在子代继续交配时依旧能维持上一代的性状,而不会发生性状分离。由于杂交水稻子代会显著地性状分离,为了让这一观点显得更可信,李氏不得不宣称,出于生存的需要,植物可能会在生长一段时间后获得一些有利于生存的性状,并把它们遗传给下一代。

DNA不存在

李森科不认为存在潜在的变异或突变。同时李森科认为DNA不存在,他认为整个身体都能够传达遗传信息,而非取决于某些细小的成分,例如DNA。

这种观念让当时的科学家十分困惑,因为它违背了他们一直坚持的孟德尔的遗传和继承的观念。很多科学家反对李氏的观念,因为他无法解释遗传的机制。一些生物学家和政治学家认为这是纯粹的伪科学,根本不能叫做遗传学。

牛奶增产手段

李森科相信牛奶的产量不取决于牛的基因,而取决于如何对待牛,受到精心照料的牛能够产更多的奶。故李森科和他的同伙以优待奶牛著称。

幼鸟变杜鹃

李森科宣称杜鹃是幼鸟被其父母(而非宿主)喂食了多毛的毛虫而产生的。这无法解释杜鹃实际是巢寄生的物种。

受精非随机

李森科宣称受精不是随机的过程,而是有特殊的作用在挑选最佳的精子。

非细胞生成细胞

二战结束后,李森科结识了年长的医生助手、生物学家奥嘉·勒普辛斯卡亚,二人结合了他们的观点。他们宣称可以从蛋黄和非细胞物质中制造细胞,进而宣称细胞可以从非细胞中产生,以此证明孟德尔的减数分裂是错误的,颠覆了现代细胞学及遗传学的基础。

[1] [2]

出版刊物与发布文章

图书

《遗传及其变异》

Heredity and Its Variability(1945) [1]

《今日的生物学》

The Science of Biology Today(1948) [1]

论文

《論威廉士的農業學說》

本文系李森科院士1950年度中的重要著作之一。原文最初發表于7月15日蘇聯真理報,后轉載於‘农业生物学’第4期、‘選種及育種’第8期、‘土壤学’及‘蘇維埃農业学’第9期等期刊首页。真理报于8月3日社論‘拥护农业科学的創造性的發展!’(■)一文中,更論及本文且强调其重要性。該文說出了B·P.威廉士在創立正確的土壤精耕制度的不朽功绩后,便提出了李森科院士文中所指出的威康士学说中的二大錯誤:就是對冬季穀物栽培的否定態度和應用礦物肥料在無结构土壤上的否定意見。

《天才的遺傳學家兼育種學家》

今年六月七日是米邱林逝世十五周年纪念日,本刊特登载此文,为之纪念。

《真誠的科學家須做爭取和平的鬥士》

蘇聯列寧農業科學院院長李森科,應‘新時代’編者之請,在最近一期‘新時代’上,發表其對世界擁護和平大會常設委員會斯德哥兩摩會議的成果與决定的意見。他寫道:單單說我全心全意贊同並支持這些决定,是不够的。任何一個献身於科學和人民的正直的研究工作者,都不能,而且在道義上也沒有權利置身於無條件禁止原子武器——這種侵略與大規模毀滅人類的武器——的運動之外。

《苏联农业科学院院长李森科院士在苏联农业科学院全体院士会议上的发言(摘要)》

1961年8月8—10日,苏联列宁农业科学院在莫斯科召开了院士和通讯院士全体会议。苏联农业科学院院长Т.Д.李森科院士在会上作了有关生物学理论在实践中运用的重要发言,现将其中有关林业问题的部分摘译如下:目前已经有大量材料来说明大家所讨论的生物学问题——在自然界,在野生的天然种内,究竟是否存在种内繁殖过剩现象。

最后

一对夫妇生了一个孩子,如果长得像父母,那就是按反动的基因学说生出来的,如果长得像他们的邻居,那就是按照李森科的革命的环境决定学说生出来的。
——苏联政治笑话

参考文献

外部链接

维基百科相关链接: Trofim Lysenko Lysenkoism

著名的李森科主义者们(百度百科): 特罗菲姆·李森科 约瑟夫·斯大林 尼基塔·赫鲁晓夫 伊万·米丘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