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民科维基!注册一个账号,参与民科补完计划

若您想捐助我们可以点这里!欢迎所有对待建条目感兴趣的同学加入QQ群:699597090

杭州青年汽车诈骗集团

来自民科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青年汽车下设商用车集团、乘用车集团和汽车部件集团三大子集团,是一家生产、销售NEOPLAN客车、MAN重型卡车、莲花轿车及汽车零部件的综合性汽车工业集团,均由庞青年实际控制并出任法人代表(以下统称“青年汽车”)。

2017年8月,庞青年实际控制的浙江青年莲花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

诈骗始末

2011年,庞青年实际控制的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成功并在鄂尔多斯投产为条件,与鄂尔多斯市政府签订协议,投资建厂的同时,由鄂尔多斯市政府配给青年汽车两项分别为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其时,煤价高企,利润颇丰。

然而,在收购萨博汽车尚未成功、生产线尚未投产、13亿吨煤炭指标尚未兑现之时,青年汽车即将煤炭指标转手卖与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佳合公司”),并收取2亿元人民币定金。

但是,收购萨博汽车失败,鄂尔多斯市政府不予青年汽车煤炭指标,青年汽车与亿佳合公司的交易陷入僵局。9月19日,鄂尔多斯政府办一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庞青年在萨博汽车收购失败后,在鄂尔多斯的投资基本没有进展,如果按照投资协议,当然无法达到配置资源的条件。”

由于2亿元定金已支付,且要求返还未果,亿佳合公司选择报案,并最终获得警方以涉嫌诈骗对庞青年立案侦查。该案的主办警官白山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一负责人曾向记者透露:“该案刑事立案的依据是青年集团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三方协议当中青年汽车明确表述其在签订协议时,已经成功收购了60%的股份,这也是明显虚构事实之处。”

庞青年在获得巨额煤炭资源后,迅速将其卖掉。庞青年在石嘴山投资267亿元打造石嘴山汽车基地,结果将政府配置的煤炭资源出售后跑路。

协议显示,2011年11月15日,青年汽车方面与亿佳合公司约定,青年汽车方面将鄂尔多斯市政府配置6亿吨煤炭资源和7亿吨煤炭资源出售给后者,价格分别为8亿元和23亿元。

“鉴于青年汽车已成功收购瑞典萨博汽车60%的股份”以及“青年汽车未来投资能够落实”,同日鄂尔多斯市政府、青年汽车、亿佳合公司三方签订协议,将配置给青年汽车的煤炭资源直接配置给亿佳合公司,但亿佳合公司应将31亿元支付给青年汽车。

亿佳合公司作为专门从事能源项目投资的企业,于2011年8月获知青年汽车和鄂尔多斯方面的合作,之后在鄂尔多斯市政府有关人士的引荐下,达成了上述买卖合同。亿佳合公司方面负责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各个方面的合作都盯在瑞典萨博汽车是否能够收购成功。”

亿佳合公司在合同签订后,按照约定从公司所在地吉林白山市向青年汽车方面支付了2亿元定金。同时,按照约定,亿佳合公司应该在两个月内支付剩余款项,政府根据银行资金凭证将煤炭指标配置给亿佳合公司。

依据《矿产资源法》规定,“买卖、出租或者以其他形式转让矿产资源的,没收违法所得,处以罚款”“勘察、开采矿产资源,必须依法分别申请、经批准取得探矿权、采矿权,并办理登记,且未经依法批准不得转让”。

根据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2009]50号文件精神,青年汽车按照约定进行投资后,才能获得煤炭资源配置,才能到有关部门办理采矿手续。

“即使办理了煤炭采矿手续,矿产资源也不得转让,买卖矿产资源的行为均属违法行为。”吉林荣锦律师事务所律师、亿佳合公司代理人安德俊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陷入僵局

因与德国尼奥普兰合作而起家,与德国曼合作而发展,庞青年在造车生涯中多倾向于收购或者与外国汽车公司合作。

2008年至2009年,通用汽车陷入破产危机,为了自保,只能把同样亏损的萨博汽车列进了出售名单,青年汽车曾谋求收购萨博,后因交易没能获得政府部门审批而未果。其后,瑞典世爵收购萨博,但最终,萨博仍然停产。于是,作为收购者,青年汽车重新登场。

2011年6月13日,青年汽车联手庞大集团与萨博三方签署谅解备忘录,随后又签订了《认购协议》。然而在2011年11月9日,美国通用公司公开表示,不支持瑞典汽车公司将萨博汽车卖给中国企业的计划。

在萨博汽车用尽了青年汽车等方面的资金后,萨博汽车仍然没有拿到中国合资企业的审批文件,青年汽车、庞大集团及萨博签订的购买协议于2011年11月11日自动终止。随后,2012年12月20日,萨博汽车宣布进入破产程序。两个月后,萨博汽车破产案再易其主,庞青年收购萨博汽车宣告终止。

由于收购萨博失败,青年汽车在鄂尔多斯的生产线未能如期投产,从而导致鄂尔多斯市政府无法将煤炭指标配置给青年汽车。在没有从青年汽车手中如约获得煤炭资源后,亿佳合公司开始向青年汽车一方索要之前已经支付的2亿元定金。

亿佳合公司一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项目不成,就没再继续支付煤炭价款,定金得退回。”根据其介绍,在获知萨博破产后即与庞青年电话沟通,庞青年在电话中保证说,萨博汽车破产后青年汽车在鄂尔多斯的项目依然进行,并能把萨博汽车买回来。

但庞青年在鄂尔多斯的项目始终没有动静。2012年4月以后,亿佳合公司法定代表人邹籍锋开始前往青年汽车集团所在地浙江金华讨要2亿元定金。

据亿佳合公司负责人介绍,2012年11月与庞青年达成口头协议,庞青年先归还鄂尔多斯市政府1亿元,2013年1月10日左右返还亿佳合公司2亿元定金。“到了2013年1月,再也联系不上庞青年了。”

处在“悬停状态”的煤炭资源,率先引发了青年汽车对亿佳合公司的诉讼。

2013年6月30日,青年汽车在杭州中院起诉亿佳合公司“违约”,要求解除合作协议,2亿元定金归青年汽车所有,并要求赔偿共计1.9亿元的经济损失。法律文书中载明:“因亿佳合公司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拖而不付,导致青年汽车并购萨博汽车股权失败。”

此后,因管辖权异议,案件由浙江高院到达最高院,最高院最终裁定一审由浙江高院受理。

亿佳合公司一方的逻辑在于:萨博收购失败的时间为2011年11月15日,青年汽车卖矿给亿佳合公司的时间也是2011年11月15日,亿佳合公司认为受骗了。“庞青年明知收购失败,还骗取亿佳合公司签订合同。”亿佳合公司一负责人表示。

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出具的证明显示:“青年汽车宣称成功收购萨博汽车60%股权的前提下,三方才签订合作协议。而截至2014年1月20日青年汽车未在鄂尔多斯投资建设萨博汽车制造厂,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未给其配置资源。”

基于萨博汽车收购失败,所有的合作都失去了基础。由于2亿元定金由白山市汇出,根据有关法律,邹籍锋于2013年11月29日在双方诉讼期间向白山市警方报案,2013年12月16日,白山市公安局以诈骗罪刑事立案,并于同年12月19日查封了青年汽车2亿元账户。

此后,白山市警方多次前往浙江金华,均未见到庞青年。其间,庞青年多次向有关部门投诉白山市警方违法立案插手经济纠纷。“鉴于白山市公安局非法插手经济纠纷,为防止事态扩大,造成不良影响,保证企业正常运转,我们请求公安部制止白山市公安局的非法行为。”2013年12月19日,庞青年通过其控制的青年汽车向公安部发出控告书。

正义制裁

2013年12月24日,公安部经侦局据此向吉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发函,要求“对反映的问题部署核查”。

2014年9月,公安部召集吉林、浙江两省公安厅的经侦总队、法制总队、督察总队,同时召集白山市警方、金华市警方,一起开了协调论证会。据白山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一负责人透露,论证会得出的结论是“刑事立案有依据”。

2015年10月,民事诉讼案件的二审到达最高院。

2016年9月,最高院开庭审理。

2017年8月,由庞青年控制的青年汽车系浙江青年莲花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

诈骗重生

2019年5月23日,杭州青年汽车诈骗集团近日开始炒作其推出的“水氢发动机”,甚至刊登在《南阳日报》头条,引发争议。报道中称:水氢发动机在南阳正式下线,“这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据相关视频显示,在氢能源汽车项目现场办公的官员坐上了水氢发动机驱动的汽车,在下车时称赞道:“Very good!”